您的位置:首页 » 专家 / 智库 » 专家访谈
专家访谈
张燕生:对接一带一路需求,中国经济转型不宜过快
发表时间:2017-05-22 来源:网易

张燕生,现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学术委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曾任发改委学术委秘书长、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专业研究领域为国际金融和国际贸易,曾出版中、英文专著(包括合著)若干部,其中部分成果曾先后荣获孙冶方经济科学著作奖,国家发改委优秀研究成果一等奖、中国发展研究奖等。曾担任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讲解。

在上一期齐鲁大讲坛后,张燕生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并对当前中国经济转型与一带一路战略机遇进行了独家分析。他认为,中国经济转型不宜过快,一些过剩产能在一带一路国家仍具有价格与产业优势。

1.jpg

记者:“一带一路”是国家战略,对山东来讲,装备制造业这一块,比如说中国重汽、潍柴、雷沃重工这些企业在欧洲发展的非常不错;另外像物流这块,临沂商城和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建立了海外商城;另外山东的浪潮集团,把他们的税务系统推广到非洲,例如赞比亚、坦桑尼亚这些国家,教当地人如何使用;又比如说刮奖,在饭店吃饭结账后可以刮奖,把这些中国的经验都引进到非洲。我想问一下张老师,您觉得一个企业走出去的国际战略如何和一个国家大的方针结合起来?

张燕生:首先第一个就是要跟着国家的战略走,比如说自由贸易区的战略。习总书记讲的三句话,第一立足周边,立足周边主要就是讲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10+6”自由贸易区的建设;第二个就叫辐射“一带一路”,在“一带一路”的沿线要商签自由贸易协定;第三就是构建全球的自由贸易区的网络,往往自由贸易区战略都是会有零关税,会取消非关税措施,会有贸易投资的便利化,因此对企业走出去是非常方便的。

第二个就是跟着国家“一带一路”的早期收获走,习总书记在去年8月11号的讲话,讲了三句话:第一句话就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包括交通、能源和通讯;第二句话13个行业的合作,包括钢铁、有色金属、化工、汽车、造船、机械;第三句话就是聚焦重点地区、重点国家和重点项目,从这个角度来讲,“一带一路”对山东企业的转型是至关重要的。

第三个就是过去三十年的验就是在境外搞境外经贸、产业合作区,像我们的海尔在巴基斯坦建的开发区,也包括你刚才讲的浪潮和瓜达尔港的海外商城,这些实际上也就是说,在国外建平台很重要。

 2.jpg

图:海尔-鲁巴经济区

再下一步就是怎么开展国际合作,毕竟是山东企业对“一带一路”、对全球化、国际化,应该讲还是不熟悉,缺少经验,因此怎么和全球跨国公司合作,怎么同当地的企业合作。一个是本地化,一个是国际化,然后就把山东企业和跨国公司的国际化战略,和东道国的企业的本地化战略结合起来。

还有一个是“一带一路”往往是制度风险最高、政治风险最高,经济风险、市场风险、经营风险都是最高的地方,那么风险高的地方往往都是全球跨国公司竞争最薄弱的地方,跨国公司竞争最薄弱的地方恰恰是我们山东企业在风险最高的地方完成我们山东企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由中国到世界、从游击队到正规军,脱胎换骨的转型。因此如何活下来?如何在“一带一路”风险高的地方培养狼性?同时能够管控分析、管控风险、化解挑战?这对山东企业来讲,我们叫适应新常态。山东企业过去三十年做的很好,但现在过去三十年结束了,新三十年开始了。

3.jpg

记者:您刚才讲到这,我再具体和您交流一下。我在前期的采访中,认为山东企业第一批装备制造业,比如浪潮这样的企业,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去产能?

张燕生:就是去产能的话实际上也就是说,应该承认产能过剩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尤其是美国和欧盟,他们的产能比中国要高8到10个点,越发达的国家,产能越过剩。从产能来讲,“一带一路”沿线是严重不足的。因此习总书记讲过一句话,“一带一路”的本质是提升有效供给,激活新的需求,促进全球经济的再平衡,也就是说怎么能够把全球过剩产能能够让他们转移到产能严重不足的地方去。这个总书记说的非常好,他是一个全球再平衡的战略。

山东也是这样,其实从山东来讲,过剩产能是机会,因为“一带一路”沿线的朋友们就讲,中国传统的产品要转型升级,但不要太快的转型升级,你们的传统优势对“一带一路”就是最好的,你们要转型升级太快了就太贵了,“一带一路”的老百姓买不起了,这样一来,什么叫“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对山东企业里讲,是增加了一块蛋糕,增加了一块市场,定价不需要全成本,只要覆盖固定成本,多卖一件,摊薄山东企业的固定成本。因此“一带一路”对山东企业来讲叫边际效益递增而不是递减。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也就是产能过剩对山东企业可能是机遇,国际化的机遇,全球合作的机遇。山东的企业来说,一方面是在“一带一路”转型,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产能国际合作,山东也是同美国、日本、欧洲合作,来提升自己,把自己的研发中心、设计中心、咨询中心、人才中心,建在美国、日本、欧洲。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山东企业在“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是一个全方位国际合作。

 

记者:那么落地到当地以后,企业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由输血变成造血?如何促进中国制造和当地融合起来,促进当地的发展?这才是中国企业“一带一路”走出去以后长远的策略,就是如何融入当地?

张燕生:在全球会问的一个问题,中国为什么要搞“一带一路”,你们是不是要称霸世界?你们是不是要搞新殖民主义?如果我们中国不称霸世界,我们不搞新殖民主义,那我们就要寻求“一带一路”的理念是什么?叫共商,一块商议;共建,一块建设;共享,共享成果。那么和谁共享?我们可以看到,也就是说为什么全球化,我们看到英国要脱欧,美国要反对全球化,为什么?也就是说广大的老百姓对全球化不满意,对开放不满意。

为什么不满意?也就是说老百姓没有从开放中间得到机会,没有从开放中间得到共享成果,因此“一带一路”的成败就是要共商共建共享。所谓共享就是要和“一带一路”的沿线的企业,包括中小企业,沿线比较边缘的地区,要让老百姓有机会参与,要让老百姓有机会共享。从这个角度来讲,“一带一路”是一个包容性的“一带一路”。也就是说,我要得到我的利益,“一带一路”沿线得到他们的利益,全世界也在这中间得到他们的利益。这样的话,众人拾柴火焰高。

 

记者:现在这个发展模式和中国前三十年的发展模式是截然不同的,那么,如何换一个思路去对这些“一带一路”的国家,进行个性化定制的策略?

张燕生:现在中央说的很清楚,就是叫“新常态”。就是未来三十年的发展和过去三十年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过去三十年更多的是讲规模主导,新三十年讲质量和效益。过去三十年产业结构都是低端,新三十年产业结构都要中高端。过去三十年主要的增长都是汗水驱动,新三十年我们讲创新驱动。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一带一路”沿线,实际上要体现出,我们的“十三五”的五大理念,第一创新,第二协调,第三绿色,第四开放,第五共享。

 

记者:张老师能讲一个案例吗?

案例就太多了,这次“一带一路”的老百姓有一个说法:“ 一带一路 太好了!因为“一带一路”不仅仅是中国的事,也是我们自己的事。”

也就是你会发现“一带一路”沿线的,中国在当地的发展,比如说在非洲,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像安哥拉,是比较穷的非洲,过去叫严重负债国。美国人支持一派,苏联人支持一派,打了27年的内战,最后苏联那一派赢了。西方又说,没有民主没有人权,一分钱不给战后重建。中国人来,中国人修路搭桥建学校,建学校是从桌椅板凳课本书本开始建,建医院是从消毒棉球开始建。你可以看到,中国在当地修路、修学校、修医院,下一步就开始要修房子。对当地的经济里讲,你就可以看到,带来巨大的变化。中国人对“一带一路”,他和西方不一样的地方是,不像西方,就像安哥拉模式一样,首先你要民主要人权,他们穷的连饭都没得吃,难道生存的需要不是第一要义吗?这一方面的故事太多,也包括我在印度尼西亚调研的时候看到,印度尼西亚的那些项目,他们的环保做的很好,他们的社会责任做的很好。从这个角度,也包括我们在非洲的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也包括我们中亚,在南高加索地区,在西亚,包括中东欧。

关键字: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52号京ICP备16039438号 技术支持:励翔网络 © 版权所有 2015-2025